卢旺达地图
 
 相关地图: 埃及地图 中非地图 突尼斯地图 喀麦隆地图 布隆迪地图 塞内加尔地图 坦桑尼亚地图 斯威士兰地图 马里地图 苏丹地图 摩洛哥地图 索马里地图 安哥拉地图 西撒哈拉地图 莫桑比克地图 阿尔及利亚地图 加纳地图 刚果地图 冈比亚地图 吉布提地图 赞比亚地图 塞拉利昂地图 毛里求斯地图 毛里塔尼亚地图 多哥地图 加蓬地图 几内亚地图 肯尼亚地图 马拉维地图 利比里亚地图 纳米比亚地图 布基纳法索地图 贝宁地图 南非地图 佛得角地图 乌干达地图 科摩罗地图 科特迪瓦地图 博茨瓦纳地图 几内亚比绍地图 乍得地图 利比亚地图 尼日尔地图 卢旺达地图 莱索托地图 尼日利亚地图 津巴布韦地图 赤道几内亚地图 厄立特里亚地图 马达加斯加地图 塞舌尔地图 刚果民主共和国地图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地图 埃塞俄比亚地图
 
 
 
 

语言

官方语言为卢旺达语和法语,1999年1月18日卢旺达总统比齐蒙古宣布,英语将作为官方语言,取消法语的官方语言地位。居民45%信奉天主,44%信奉原始宗教,10%信奉基督教新教,1%信奉伊斯兰教。民族语言为卢旺达语。部分居民讲斯瓦希里语。

国家历史

16世纪图西族人建立封建王国。19世纪中叶起,英国、德国、比利时相继侵入,1890年沦为“德属东非保护地”。1922年根据凡尔赛和约,被委托给比利时统治。1960年1月比利时同意卢旺达“自治”。1962年7月1日宣告独立,成立共和国。独立后,图西和胡图两部族之间多次发生冲突,大批难民流亡国外,战事持续不断。1991年6月卢实行多党制。1959年,独立前3年由比利时多数族群,胡图族,推翻了执政的图西族的国王。自1962年独立以来,卢旺达历史就次充斥着胡图族和图西族的冲突。在其几年内,数千名图西族人被打死,还有一些将进十五万的图西族人流亡到周边国家。这些流亡者的儿童后来成立了一个叛乱团体,卢旺达爱国阵线。1990年,以图西族为主体的卢旺达爱国阵线从乌干达的根据地入侵卢旺达。对此,当时的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军政府声称图西族企图再次奴役胡图族人,采取了对图西族种族灭绝的政策。战争一直持续了两年,1992年,政府军和爱国阵线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签订了停火协议。战后,随着一些政治和经济动荡,加剧种族紧张局势。1994年,哈比亚利马纳总统的座机在基加利上空被导弹击中,机上人员包括总统本人和邻国布隆迪总统西普里安‧恩塔里亚米拉在内全部遇难。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军队和各军事组织在种族屠杀中杀害了近80万的图西族和胡图族平民。爱国阵线再次攻入,7月占领了卢旺达北部。在10月,卢旺达爱国阵线宣布停火协议,此一事件终告段落,在此事件中,其联合国及西方国家在此期间几乎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及动作,放任胡图族军政府、民兵及激进份子进行屠杀行为。此一事件结束后,因为害怕图西人的报复,超过2百万的胡图族人逃离祖国,逃到邻国布隆迪、坦桑尼亚、乌干达和扎伊尔共和国。自那时以来,大多数难民已返回卢旺达,但数千名仍然留在邻国扎伊尔共和国,并形成了一个一心想夺回卢旺达极端主义,像在1990年尝试的卢旺达爱国阵线。尽管有大量的国际援助和政治改革-包括卢旺达于1999年3月的第一次地方选举、在2003年8月和9月第一次种族灭绝后的总统选举和立法选举-该国继续斗争,以促进投资和农业产出,民族和解是复杂的、真正的和感受到的图西族的政治优势。基加利的日益集中和不容忍不同政见,胡图族极端分子的唠叨叛乱越过边境,和卢旺达参与了两场战争,最近几年在邻国刚果民主共和国继续阻碍卢旺达的努力,以逃避其血腥的遗产由于大屠杀的结果,此国的男性大量死亡或因屠杀罪入狱而使人数锐减。现今此国的重建工作及国会议员大多数由女性担任,并推动胡图族与图西族的和解。

主要节日

新年(1月1日)、英雄日(2月1日)、大屠杀纪念日(4月7日)、劳动节(5月1日)、独立日(7月1日)、解放日(7月4日)、圣诞节(12月25日)。
卢旺达内战:1994年4月6日晚,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思塔里亚米拉在出席了于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举行的东非和中非国家首脑会议后,乘专机抵达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机场时遭到火箭袭击。两位总统同时遇难。总统遇难后几小时,以胡图族为主的总统卫队同以图西族为主的卢旺达反对派武装在基加利爆发了大规模武装冲突。卢旺达局势骤然恶化。7日,去年7月上台的图西族女总理阿加纳·乌维林吉伊姆扎纳在逃往联合国驻卢旺达机构避难后被胡图族土兵绑架杀害,三名政府部长也遇害。9日,爱国阵线武装从卢旺达北部的基地出发,向首都进逼。战争从城市发展到农村,迅速蔓延到全国。爱国阵线武装经过与政府军三个月的较量,7月4日攻占首都基加利和西南部重镇布塔雷,控制了全国2/3的领土。从此局势急转直下。17日攻6l临时政府控制的最后一座城市吉塞尼。之后,爱国阵线宣布巴斯德。比齐蒙古为卢旺达总统,并确认福斯坦。图瓦吉拉蒙古为总理。18日爱国阵线部队司令保罗。卡加梅将军宣布卢旺达“战争已经结束”。19日卢旺达新政府宣誓就职。内战的由来,这次重新爆发的卢旺达内战是过去三年内战的继续和发展。1990年10月1日拂晓,近2000名流亡在乌干达的卢旺达图西族难民武装,在卢旺达爱国阵线领导人弗雷德·鲁维吉耶马率领下,从乌干达南部进入卢旺达境内,卢国内一些难民也纷纷响应,里应外合,与政府军发生了激烈战斗,从而开始了延续三年之久的内战。卢旺达内战爆发后,经坦桑尼亚总统姆维尼协调,卢旺达、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三国总统于1990年12月17日在坦桑尼亚姆万扎举行会晤,达成三点共识,即卢旺达政府和爱国阵线在非统组织主持下进行对话,坦桑尼亚和乌干达负责说服爱国阵线停火;停火后讨论全面解决难民问题。随后,这种“说服”和“对话”进行了两年之久。在此期间,交战双方在坦桑尼亚、乌干达、布隆迪、扎伊尔等邻国和非统组织的调解下,曾在扎伊尔的巴多利特、金沙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等地进行过谈判。双方谈谈打打,直至1992年7月10日才在非统组织主持下在阿鲁沙正式开始和平谈判,陆续达成了关于实行法治、分享权力、整编军队和解决难民问题等议定书。大致内容如下:(一)关于实行法制的议定书(1992年8月18日签)。确定了管理国家的原则和目标。双方决定通过法制建立一个不受种族、部族和宗教信仰影响的统一的民主国家。(二)关于分享权力的议定书(1993年1月9日签)。规定签署和平协定后,建立全国过渡政府和过渡议会,负责国务,直至多党民主大选结束。在过渡时期哈比亚利马纳仍任总统,但他对内阁的决定无否决权。过渡政府除总统外,设21名部长。其个爱国阵线5名(包括副总理和内政部长),全国发展革命运动5名(包括国防部长);共和民主运动4名(包括总理)6社会民主党3名;自由党3名;民主基督党1名。还商定了各党派在过渡议会中的席位分配。另外,在议会中将组织国家统一和民族和解、司法和宪法、选举事务三个委员会,分别负责有关事务。(三)关于遣返和安置难民间题的议定书(1993年6月10日签)。难民包括两部分,一是早先流亡国外的难民约50万人,二是这次内战中的逃难者约100万人。难民有权选择定居(包括回国定居)地点。要向他们提供帮助,解决其安家、生产劳动和临时糊口的困难。并要向10年前流亡国外的难民提供部分赔偿。决定成立一个由过渡政府、联合国难民署、非统组织和难民代表组成的委员会,负责此项工作。在过渡政府成立9个月内开始接回流亡国外的难民。(四)关于组建新的全国武装部队的议定书(1993年8月3日签)。当时,卢旺达政府军有4万人,爱国阵线武装力量有1万~1.5万,双方同意将两军,合并,组建一支新的全国军队。其中军队人数为1.3万人,宪兵6000人,警察3000人。在军队人数上,原政府军占60%,爱国阵线占40%。营及其以上的军官比例双方各占50%,而且在兵种和正副职之间,实行对等原则。另外,为负责协调和监督卢旺达和平进程,双方同意由卢旺达政府、爱国阵线、坦桑尼亚、扎伊尔、乌干达、布隆迪、法国、美国和比利时组成一个监督卢旺达和平进程委员会,由非统组织秘书长主持,对非统组织秘书处负责。双方还同意由非统组织与联合国合作筹组和派出国际维持和平部队,以保证双方执行和平协议,负责两派军队解散和组建一支全国性军队的协调工作。1993年8月4日哈比亚利马纳总统和爱国阵线主席卡尼耶伦圭在坦桑尼亚阿鲁沙正式签署《卢旺达和平协定6,从而宣告持续近三年的卢旺达内战结束。《协定》确认了过去一年来达成的上述所有议定书和有关协议。规定双方自签字之日起,停止一切敌对行动。在《协定》签字后37天之内建立起具有广泛基础的卢旺达过渡政府和过渡议会,从而进入和平过渡时期。过渡期为22个月。过渡期开始6个月后着手进行地方选举,最后举行全国多党民主大选。尽管双方在谈判过程中讨价还价,甚至谈谈打打,因此协商时间较长。但最后签署的协定及其制定的一系列实施办法比较具体,所以,国际社会对《卢旺达和平协定》的实施曾普遍持乐观态度。联合国安理会相应在1993年10月5日通过第872号决议,决定在卢旺达分期部署“联合国卢旺达援助团”,进行维和行动。11月1日起开始在卢旺达部署联合国军事观察员。正当卢旺达和平进程正在步履艰难地向前推进时,哈比亚利马纳总统的遇难,使该国来之不易的趋于稳定的局面毁于一旦,而且爆发的是一场比三年内战更加残酷的全国性混战。内战的原因,卢旺达酿成今天这样令人痛心的局面,原因错综复杂,可以说是多种矛盾长期积累的结果。大体上有以下这些因素:(1)部族矛盾是根源卢旺达的居民由三个部族组成。其中胡图族约占90%,图西族约9%,特瓦族1%。特瓦族是当地原始居民,以狩猎为生。胡图人大约于公元2世纪从乍得湖、尼日尔河一带迁移来,主要从事农耕。公元10世纪以后,图西人游牧部落从索马里半岛南部(一说埃及)相继迁入,建立了王国,逐渐统一了全境。图西贵族通过“布哈克”(即“牛群契约”或“放牧契约”)建立了对胡图人农民和特瓦人的封建保护制度,宣称国王是牛群和土地的唯一所有者,也是最高保护人。从而将广大胡图人农牧民降到农奴地位。但在殖民主义入侵以前,图西人和胡图人尚能和平相处。不同部族的人混杂居住,讲同一种语言,信仰同一种宗教,而且异族间经常通婚。1885年柏林会议上,卢旺达划为德国势力范围,1889年后成为德属东非的一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成为国际联盟的委任统治地,1922年起委托给比利时统治。德国和比利时都实行间接统治,利用原有图西贵族的姆瓦米封建专制政权实行对广大胡图人的统治。50年代末,随着民族独立运动的高涨,胡图族上层分子开始对图西贵族长期把持行政和经济部门不满,要求废除图西贵族的特权,胡图人应享有平等权利。1959年许多地方还发生胡图人农民暴动。比利时殖民者挑起图西人和胡图人的激烈冲突,造成严重流血事件。殖民当局以恢复秩序为名进行镇压。大量图西人难民流亡邻国。由此埋下了图西人和胡图人之间部族矛盾的祸根。1962年卢旺达独立后,卡伊班图政府(胡图人)对图西族实行报复和排斥政策,使两族间的矛盾十分尖锐。1963年、1967年和1973年又先后发生三次部族间的大规模流血冲突。大批图西族难民逃往国外。从此,这两个部族间的矛盾成为卢旺达政局不稳的根源。(2)难民间题是隐患1959年到1973年间卢旺达发生四次大规模的部族间流血冲突,使大量难民(主要是图西族)逃居邻国。据卢旺达官方估计,流亡在邻国的卢旺达难民有50多万,其中乌干达30万(一说25万),布隆迪20万,坦桑尼亚5万,扎伊尔1万。(1),1973年上台执政的哈比亚利马纳政府谴责前卡伊班达政府错误的民族政策,强调民族团结和平等。国内政局比较稳定。他本人在1978年、1983年和1988年总统选举中三次连任。但他对难民回国的要求一直未予置理,对乌干达等邻国政府要求协商解决难民问题的建议断然拒绝。实际上,难民问题已成为哈比亚利马纳政权的隐患。一些外国观察家早就看清这一点,曾预言:“瞧着吧,卢旺达难民迟早会强行返回祖国。布隆迪的难民曾在1972年携带大砍刀从坦桑尼亚大批返回自己的国家。同布隆迪的难民不同,卢旺达的难民将会携带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和火箭筒返回自己的祖国。”(2),流亡在乌干达的图西族人在1979年成立了卢旺达全国统一联盟。1987年改名为卢旺达爱国阵线,打破部族界限,吸收胡图族和特瓦族难民参加,以争取国内外的广泛支持。并发表政治纲领说:“如果有200万难民在国外,卢旺达就永无和平可言”,“要消灭导致产生难民的制度”。认为卢旺达只有实行民主和法制,难民才能回国,才能实现民族和解。1988年爱国阵线在美国举行会议,认为“解决卢旺达难民间题的最好办法是回国”,而“武装回国可能是他们的最终选择”。一些旅居乌干达的图西族难民曾参加穆塞韦尼的游击队,指望穆塞韦尼取得政权后帮助他们返回祖国。所以,在乌干达的图西族难民中有一批久经战阵的战士。他们拥有冲锋枪和迫击炮等,很有战斗力。弗雷德·鲁维克耶马曾官至乌干达军队副司令、国防部副部长,少将军衔。爱国阵线的领导人表示,他们之所以从1990年开始选择了武装斗争,这是因为以往的和平返回国内的一切尝试都已经失败。(3)人口爆炸、土地紧缺哈比亚利马纳政府拒绝难民回国的理由是卢旺达人口过剩、无法容纳。卢旺达国土仅2.6万平方公里。人口在独立初期约300万,1978年8月15~16日人口调查为483.098万,1991年8月15日人口调查为716.4994万,1991年人口调查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72人。(3)有些外国传媒认为目前卢旺达人口已超过800万,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超过300人,是非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出生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材料,1965~1990年间年平均人口增长率为3.3%(4),育龄妇女占人口的比例,1965年为45%,1990年为44%。(5)平均每个妇女怀10胎,成活率为8.3。全国一半土地是农业用地,其余是草场和森林。由于过度垦殖,地力下降。一个农民平均耕种不到半公顷土地。每个农民家庭平均有4个有继承权的儿子。每个儿子只能得到1/4,不够养活全家。(6)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劳工市场,另谋生计。如果大批难民回国,势必危及国内居民的生存。所以,国内一些胡图族极端主义分子也反对难民回国。在这次总统遇难后引发的一场全国性混战中,许多激进的胡图人组建了民兵和敢死队,没有田地的农家子女也应征加入这支内战大军。他们横行乡里,不分胡图人还是图西人,形成一场自相残杀的混战。对他们来说,实际上是一场争夺土地的斗争。(4)经济不发展是症结造成卢旺达内战的上述多种因素和矛盾,归根结底是由于经济不发展。据世界银行估计,卢旺达1991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260美元(以1989~1991年平均价格计)(7),长期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经济增长率长期低于人口增长率。1980~1991年间国民生产总值实际增长率平均每年为0.5%(8),而如上所述人口年增长率为3.3%,因此,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每年下降2.6%。(9)卢旺达是农业国,1991年91%的劳动力从事农业(主要停留在自给自足的水平上)(10),一方面由于工业和第三产业不发达,劳动力无法向这些部门转移,大批劳动力以农为生,狭小的国土已无法承受过度膨胀的人口;另一方面,在农业总产值中大约95%是由自给自足的粮食提供的。(11)而粮食生产囿于传统的耕作方法,农业上缺少大规模的投资(如兴修水利、使用化肥和农药、培育和推广良种等等),因此粮食产量增长缓慢。1977年以前粮食生产每年的增长速度还能跟人口年增长率持平,此后就赶不上人口增长的速度。特别是80年代末进入90年代的三年间,自然灾害频仍,全国近1/3的地区(主要是中部和南部)因洪灾和虫害而饥荒蔓延。国际市场咖啡价格暴跌,出口收入因之减少2/3。1990年出现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财政赤字倍增。海湾危机引发的石油涨价加剧了这种危机。尽管政府被迫接受西方的经济调整计划,如采取货币贬值40%(1990年11月10日宣布)、紧缩预算、调整税率(进出口税)等措施,但未见成效。经济危机使其他各种矛盾更加尖锐。爱国阵线武装就是利用这个时机引发内战的。(5)西方的所谓多党民主化使卢旺达固有矛盾更加复杂正当卢旺达政府全力应付与爱国阵线的内战之时,又受到多党民主化浪潮的冲击。卢旺达政府不得不两面出击。在西方以停止经济援助相威胁下,1990年11月13日卢总统被迫宣布将实行多党制。1991年6月10日总统签署实行多党民主的新宪法。1992年4月6日组成多党联合政府,由5个主要政党的成员组成,其中反对党占内阁中的10席。现在看来,实行多党政治不仅使卢旺达政府软弱无力,缺少权威,而且本来是政府和爱国阵线之间可通过谈判解决的矛盾,现在产生了各种政治派别间的明争暗斗,使局势复杂化。1983年8月4日《卢旺达和平协定》签署之后,《协定》的实施过程充满了矛盾。由于民主共和运动和自由党内部不和,过渡政府和议会成员的提名多次被推迟。建立过渡机构的工作一拖再拖。1994年2月21日,公共工程部长、社会民主党执行书记加塔巴齐被暗杀。第二天在南方的布特尔,胡图族人私刑处死了保卫共和同盟主席马丁·布齐亚纳。他们认为他应对加塔巴齐之死负责。因加塔巴齐是来自南方的胡图族人。他支持与图西族的爱国阵线和解。而保卫共和同盟是北方胡图人的极端主义组织。它坚决反对与爱国阵线和解。因此,在这个国家复杂的矛盾中,除胡图族与图西族之间的传统部族冲突之外,还有执政20多年的北方胡图族人与认为受到哈比亚利马纳政权压制的南方胡图族人之间的对抗。所有这些矛盾和对抗现在往往通过政党间的明争暗斗反映出来。实践证明,多党民主并未给卢旺达带来民主,也未带来稳定和繁荣,而是加剧了内乱。美、法各有打算,卢旺达内战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联合国、非统组织以及坦桑尼亚、乌干达等邻国都积极采取措施,进行调解。同时,今年6月8日联合国安理会同意向卢旺达派出5500人的维和部队。非统组织秘书长6月15日宣布已有8个非洲国家同意派兵去卢旺达维持和平。但都迟迟未能付诸行动。美国采取拖延的态度。非洲国家以西方不给它们提供必要的装备为由而没有派兵。其原因说到底恐怕是担心像当初美国军队陷入索马里内战那样不能自拔。正是在这种国际背景下,联合国批准了法国派兵去卢旺达的代号为“绿松石行动”的计划。6月23日法国军队在联合国同意下从扎伊尔进入卢旺达,声称帮助该国早日结束内战。法国为何表现如此“积极”呢?法国总理巴拉迪尔解释说:“政府作出这项决定……是出于它同非洲的古老而活跃的休戚相关的关系”。众所周知,法国在非洲有着特殊的利益。法国历届政府对非政策的核心是一心想维护其在法语非洲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并扩大其在整个非洲的影响。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卢旺达有着特殊的地位。它处在非洲法语地区和英语地区的结合部。其邻国乌干达和坦桑尼亚是前英国殖民地,而布隆迪和扎伊尔曾是比利时海外帝国的一部分。比利时在扎伊尔、卢旺达和布隆迪的殖民统治崩溃之后,法国便力图加强其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并逐步取代了比利时的位置。特别从1973年起,历届法国政府都支持和武装哈比亚利马纳政权。1990年在拉博勒举行的法非首脑会议上,法国总统密特朗宣布将政治民主化作为扩大合作的条件。尽管后来许多法语非洲国家迫于西方的政治经济压力,陆续实行了所谓政治民主化,但在当时首脑会议上,非洲国家首脑响应者寥寥,而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即是其中之一。虽然,卢旺达政府是迫于当时国内政治经济的困境而有求于法国,不得已而为之。但这立刻得到法国的回报:法国立即向卢旺达大量提供武器,赠送一架配有机组人员的专机,加紧帮助训练卢旺达军队和胡图族民兵。在1990年开始的卢旺达三年内战中,法国的行动也明显倾向于基加利政府。总而言之,法国采取“绿松石行动”有其自己的打算。国际舆论对法国此举颇有微词。为此,法国的言行颇为谨慎。6月22日,即法国部队进入卢旺达之前,巴拉迪尔总理即提出把“不深入腹地采取行动”和法国军队不成为一支“干预部队”作为出兵的条件(12),明确宣布将法国军队的活动严格限制在人道主义救援行动上。7月5日,正在南非访问的法国总统密特朗重申,法国不想介入卢旺达战争。他在开普敦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法国不打算在卢旺达对任何人采取军事行动。”法军参谋长雅克·兰克萨德也表示,法国在卢旺达的干涉是“中立的”。法国部队的任务“不是同爱国阵线交战”,而是“保护受惊的平民”。(13)鉴于卢旺达形势的发展(战斗加剧、大量难民、发生新屠杀的危险),法国在卢旺达西南部建立了人道主义安全区,占全国l/5的领土,接纳了100多万难民。联合国秘书长布特罗斯—加利7月5日对法国建立安全区表示支持。但国际舆论对法国此举颇有忧虑,担心法国军队成为一支“干预部队”,引发法军与爱国阵线武装直接交火。法国的行动在卢旺达国内两头不落好。政府方面曾要求法国部署部队,阻挡爱国阵线武装前进,遭到拒绝后明显感到失望,指责法国人未能防止他们的失败。爱国阵线对法国一直存有戒心,指责法国人帮助许多滥杀无辜的胡图人。7月16日起法国土兵数次同试图进入安全区的爱国阵线武装发生冲突。爱国阵线及政府的反对派明确要求法军撤出卢旺达.受命组织卢旺达全国团结政府的福斯坦·图瓦吉拉蒙古7月7日在布鲁塞尔说,法国军队应当在7月底撤离卢旺达领土,并声称他坚决反对法国参与联合国下一阶段的行动。(14)有鉴于此,法国总理巴拉迪尔表示,法国军队最晚于7月31日离开卢旺达。尽管联合国和美国一再要求法国暂缓撤军,等待联合国救援团部队接替。但法国仍坚持从7月29日起正式开始撤军,8月21日全部撤完。联合国驻卢援助团指挥的联合国维和部队2000名非洲土兵已开赴“安全区”接替法军。美国一贯以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自居,在热点地区到处插手,包打天下。过去它在卢旺达并无特殊利益,但并非没有兴趣。只是在这次卢旺达内战中它的行动跟它以前在索马里的做法大相径庭,显得更加“高明”。当卢旺达两派打得难解难分之时,它持观望、拖延的态度,坐山观虎斗。待卢旺达局势渐趋明朗,爱国阵线武装攻占首都并控制了全国2/3以上的领土,宣布将组建民族团结政府,而法国军队在卢旺达的行动难以为继准备撤离之时,美国政府于7月15日宣布断绝与卢旺达胡图族政府的外交关系,关闭卢在华盛顿的大使馆,限定使馆工作人员在5天之内离开美国。美国将拒绝让胡图族代表利用卢旺达政府在美国的任何财产。美国还将谋求取消卢旺达胡图族政府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正采取适当的外交步骤来结束他们(指卢旺达政府)在华盛顿的代表权,而将让我们有机会与新政府一起工作,希望帮助在那里成立联合政府。”美国此举可谓一石二鸟,既向未来的卢旺达爱国阵线政府抛出了绣球,又顺水推舟地挤走和取代了法国。7月19日五角大楼宣布,正在考虑向卢旺达难民提供78架次飞机的救援物品,并表示愿意帮助扎伊尔扩建临近卢旺达边境的戈马机场,提供空中交通控制设备和车辆,以帮助国际机构开展人道主义援助。美国还愿意考虑帮助卢旺达人重建家园。美国不费一兵一卒,就轻而易举地在卢旺达取得了立足点。新政府任重道远,现在,以爱国阵线为首的卢旺达新政府已经组成。总统巴斯德·比齐蒙古是爱国阵线创始人之一,爱国阵线部队司令保罗·卡加梅少将出任副总统兼国防部长。总理福斯坦·图瓦吉拉蒙古是加拿大培养的大学讲师,卢旺达共和民主运动主席。他是1993年8月哈比亚利马纳总统和爱国阵线领导人在阿鲁沙签署的《卢旺达和平协定》中拟议组建的过渡政府总理。但这项协议一直没有得到实施。现在他表示“为了卢旺达人民的利益同意继续这一使命”。爱国阵线主席亚历克西·卡尼亚伦圭出任副总理。新政府由17名部长组成,其中8名属爱国阵线,9名来自其他4个政党。被爱国阵线指控对屠杀平民负有责任的哈比亚利马纳的民主和发展全国运动被排除在外。在新政府接任一个月后,将建立一个80人的议会。议员人选将由参加政府的各政党推派。由于卢旺达爆发内战的各种矛盾是长期形成的。因此,卢旺达新政府面临的任务极为艰巨。当务之急是迅速稳定政局、恢复和发展经济。而要稳定政局,当前首先必须要善解决难民问题并真正实现民族和解。(1)妥善解决难民问题5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的4次部族仇杀,使50万难民流亡国外。难民间题成为爆发这次卢旺达内战的直接原因,但这次内战又出现了空前规模的难民潮。从1990年10月开始的3年内战期间,又增加了100万难民。这次从4月初开始的三个多月的战争和大屠杀,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估计,卢旺达有五十多万人被杀,爱国阵线估计受害者人数“在50万~100万之间”。(15)有200万难民逃亡国外,其中50万在坦桑尼亚,150万在扎伊尔,据联合国粮农组织说,在卢旺达境内还有200万人流离失所。(16)这些难民的处境极为困难,由于缺乏食品、饮用水和药品,每天都有上百人死亡。新政府就职后立即呼吁那些因躲避战火而逃到邻国的难民尽快返回家园。比齐蒙古总统说这是“新政府面临的首要任务”。但是,对于一个经济落后又饱经战乱创伤的小国来说,要妥善安置这许多难民确非易事。(2)真正实现民族和解爱国阵线一开始就避开了尖锐的部族矛盾,而把解决难民问题置于首位。它组建之初即把“消灭导致产生难民的制度”作为政治纲领。其成员除图西族外;也吸收胡图族和特瓦族难民。爱国阵线武装攻占首都之后,及时宣布将成立一个民族团结政府,表示保证同胡图族分享权力,旨在使这个国家避免部族报复,不再自相残杀。新政府中总统、总理和副总理三人均是胡图族人。7月20日卢旺达新内阁在首都基加利举行的首次会议上,作出的第一项决定是取消注有部族出身的身份证。这是一种民族和解的姿态。新政府也注意尽可能缩小打击面。爱国阵线发言人称,由于在屠杀中所扮演的角色而应该受到审判的胡图族极端分子不超过“300到400人”。但是,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矛盾年深日久,双方积怨很深,因此,要消除隔阂、互相信任,真正实现民族和解对新政府来说任务极为艰巨。显而易见,引发内战的上述各种矛盾都不是能轻易解决的。无论是部族矛盾、难民问题,还是人口爆炸、经济发展问题,哪一个都不可能在短期内获得根本解决。在这些矛盾中,经济是基础。只有经济发展了,其他各种矛盾才有可能逐步缓解。因此,卢旺达新政府待全国政局稳定之后,应集中全力发展经济。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逐步解决其他各种矛盾。这样,国家政局和经济发展才能步入良性循环的轨道,从而走出以前恶性循环的怪圈。

人口

10,186,063(2008年7月统计),由胡图(占85%)、图西(占14%)和特瓦(占1%)三个部族组成。是非洲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之一。在商业中也使用斯瓦希里语。

国家概述

国名:卢旺达共和国(TheRepublicofRwanda)代码RW,独立日:7月1日(1962年),货币:卢旺达法郎RwandaFrancRF.RWF1RWF=100cents(分),国庆日:7月1日(1962年),国旗:2002年1月1日开始使用新国旗。国家政要:保罗·卡加梅(PaulKagame),2003年8月,卡加梅在总统选举中获胜。首都:基加利(Kigali),时差,比格林尼治时间早2小时,比北京时间晚6小时。
 
W3C XHTML 1.0 | SiteMap | XML
Copyright © 2008-2012 Cppiae.com All Rights Reserved.